YAN

美滋滋地画个妆,一回头,男朋友:你画得跟个美猴王似的想干啥?🙄

养猪计划第二阶段,启动😌

我超酷!

鹰婕:

< 我愿意 >


图文完整版在公众号:鹰婕

微博:鹰婕




有一段时间未见了。

春去冬来,我头发短了又长。


故事还没来得及细细讲,

但又有什么关系呢,

自然而然地走向了这一步。

我心爱的他,

我的刘老师,

某一天跟我求了婚,

我们眼泪闪烁里都是相互陪伴过的日日夜夜,

我点着头答应,

他帮我戴上戒指。


之后我们拍了很简单又很快乐的婚纱照。


再之后举行了我心心念念的草坪婚礼。


近几个月过得忙碌焦虑,但回忆起来又如同梦幻。

这些回忆都是我一辈子的宝藏。





刘老师决定要离开上海,到广州工作。

尽管万般不舍,我也还是选择陪伴他一同前往。

520那天,刘老师喊好朋友们来家里吃饭,

“也算是好好地道别”。

他自己一口气做了好多好多个菜,

我负责去小区门口接朋友们。


最后一趟出门,带晓霞买完饮料回家,

远远地,我看见屋子好像没开灯,

心里还想着可能他们把房间的灯关掉了,

大家一起坐在外面的食厅吧,

一点都没往心里去。

结果门开之后,我完全傻了......

房间里点着许许多多蜡烛,

刘老师就站在蜡烛的尽头那边,

拿着一大束花等着我。

床上用玫瑰花瓣铺成了一个心形。

我傻傻呆站着,还小小声问着,啊,这是干什么啊......

朋友们笑着,把我推进屋。

这个瞬间我突然醒了,低头看了一眼自己当时的穿着,

刘老师的运动裤子,还有一件运动小外套......

我走到他跟前,朋友们居然还放起了背景音乐,

后来说是在我歌单里找的一首,Priscilla Ahn 的 A good day。

音乐很轻柔,刘老师开始对我说一些心底话,

其实我头脑已经是一片浆糊,只记得大概内容,

但他颤抖低沉的声音,还有我轻轻发抖的手,

我都记得很清楚。

他话还没说完,我已经泪流不止,

最后他单膝下脆,拿着戒指问我,

“你愿意嫁给我吗?”

我哭得还没来得及作出回应,

他又换了个问法,

“我给你戴上戒指好吗?”

我点着头,

看他慢慢给我戴上戒指,

最后他把我紧紧抱住。


完全没有意识到大家都事先串通好了。

汤梦瑶还说,

只有陈樱婕这么蠢的人才会完全察觉不到。

接下来的好几个小时里,

我依然是反应不过来的状态。

还呆呆问着,

啊?东西到底什么时候买的呀?戒指?花?


后来回忆了一下,

那天下午刘老师说要出去买小配菜,

出去了两个小时,

我还一直怪他出去那么久不知道去干嘛。

后来做饭时他还紧张得心不在焉,涨红了脸,

趁我出门去接另外的朋友时,

才逮到机会问晓霞说,

到底是先讲话,先送花,先下脆,还是先,献上戒指?

连整个求婚计划都是汤梦瑶看不下去了,帮他策划出来的。


知道背后真相的我哈哈大笑,

觉得刘老师真是可爱得不行。

他以前真的不是会做这种事情的人,

送花?求婚?他完全没概念。

也因此,更觉得感动。

这场求婚,这份感动,这次记忆,

从来没有出现在我的憧憬或期待中,

有些慌乱,有些措手不及,

但都是真实不虚的情感表达。


你以前从未做过的事情,

因为我而有了种种开端,

不胜荣幸。





微博的小可爱经常会给我留言说,

刘老师多幸运啊,能够娶到你。

我的回复总是,

能跟他在一起我也很幸运。


我们两个都是幸运的,

但我总觉得我还要比你更幸运一点点。





之后决定去拍婚纱照,自己拍就好。

汤梦瑶调了休,亦斐翘了班,

大太阳底下晒得脸通红,

前前后后远远近近地跑,

给我们俩按了很多胶片。


之前未知天气,上海已经进入梅雨季节了。

但刘老师只有周二白天才有空,

所以决定就那一天去拍。

幸运的是,那天居然还出了太阳。


我就穿了一条钩花的白裙子,

刘老师穿了一件我给他买的麻料白衬衫。

两双小白鞋也是提前买好的。


头纱与头饰都是在我没照镜子的情况下弄的,

拍着拍着头饰都要掉下来了,也都没发现,

出来后照片有些瑕疵,但想想也没关系了。

我们当时一起度过的时光简单又快乐,

不就已经足够了吗。


拍这些照片用了两三个小时,

一切都是简简单单的。

尽管以前预设过日后自己的婚纱照如何拍摄,

应该有壮阔河山吧,

应该有漫天的白雪皑皑吧,

应该有碧海蓝天与浪漫日出日落吧,

应该有外国小城可爱的外文招牌当背景吧。

等到实现那天,通通没有,

就去了我在上海很喜欢的一个秘密基地。

我说,有大片草坪,参天大树,还有一个旧旧的喷泉,

很美很美。

后来在街道上也拍了几张,但胶片都拍完了,

觉得已经足够。


我才知道有些时候,

现实没有按照预设去走,

竟也觉得满足快乐,

只是因为眼前这个人, 我愿意。

喜欢他,爱他,

简简单单便抵脑海千军万马的预想。


不够爱时,什么都可拿来做理由。

足够爱了,什么借口都没有。





脑海中有过的浪漫期待,

我也不急于在拍婚纱照这短短几天里完成。

所有憧憬向往过的日升月落,潮涨潮落,

远山碧水,异国情调,

我们日后一起慢慢去经历,一次又一次,

等到老了,也可以说,

我们这一辈子一起环游了世界。

多浪漫。





拍摄婚纱照前一天,

我陪刘老师去纹了他人生第一个纹身。

之前有想过我们一起去纹一个相同的图案,

但还没提出过这个想法呢,

有一天他自己说,

“我去纹一个你左手手臂上这个图案怎么样,

我纹在右手臂”。

于是就陪着他去纹了,

这个我当时自己设计的图案。


Do or die ,我微信简介里也是这句话。

要么去实现自己想做的事情,

要么碌碌无为而死。


刘老师纹完的那天,

突然觉得,

不要害怕独自去做什么事情,

到后来居然还有你爱的人加入你,

两个人在不同时空里做了同样的事情。

这明明是一份精彩,再加上另一份精彩,

是生命里意料之外的可爱。

连同那时的内心寂寞和委屈,

都因为眼下,觉得被安抚。





拍婚纱照的时候,

我跟刘老师都是自然地玩耍,

平时什么样子就什么样子。


汤梦瑶一边嫌弃,说心灵受到重创,

一边又在晚饭时给我夹肉吃,

说这样很好,她很放心。


还有一小组照片是之后去仙居采杨梅的时候拍的,

也是简简单单的,车开在路上,

觉得哪里好看,就下来拍了几张。

留在底片里的我们远远地,嵌在大自然里,

是我们都喜欢的山山水水。


有一次我在日记本里写道:

我跟他从来没有吵过架,

小小的,冷静的谈话就是我们解决矛盾误会的方式。

我也孩子气,把所有情绪都写在脸上,

幸好他也耐心读懂。

前段时间其实很焦虑,

大概因为要迈入人生另一阶段,

我们也没有吵架,

有的只是偶尔我哭,

他都一把抱住我。


我也害怕。

但我一想到,他给我的感觉,

是那种无论以后到多老,

他到哪儿都还是会牵住我的手,

笃定的,确信的。

于是就不怕了,

我只相信以后会更精彩。


/




好累
整个十月只歇了两天
一半在出差,一半在加班
11月
希望你早点回来
希望工作能轻松一点
给自己多留出一点时间学习